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清流|正威海外投资谎言:画饼与滑胎轮番上演

时间:11-16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82

清流|正威海外投资谎言:画饼与滑胎轮番上演

本文为《“中国铜王”惊险游戏》系列之三出品|清流工作室作者|梁耀丹 主编|赵妍“铜王”王文银和他的正威集团海外投资状况,长期以来鲜有人能说得清。根据正威集团官网早年的说法,集团的铜矿储量在2400万—3000万吨之间,总价值10万亿元。王文银早年接受媒体专访的报道中也有提及,正威集团在全球20多个国家掌握多处矿产。然而,如此天量的矿产,却一直无迹可寻。清流工作室梳理发现,自2013年以来,正威集团频繁打造踊跃于海外投资的“人设”,海外投资口号喊出去,最终落实投资的项目却寥寥无几。清流工作室的调查则显示,王文银夫妇作为显名股东、董事的境外公司注册在香港、瑞士、新加坡和英国。不过,除了香港和新加坡之外,其它地区公司并未见明显的公开商业活动痕迹,个别海外产业基地亦找不到相应的公开信息。而正威集团长久以来对外宣传的“国际三总部”,所在地的说法也时时发生变化。正威集团的海外投资,到底有多少是“谎言”?海外投资基本靠“画饼”?正威集团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始于2013年。这一年,正威集团的名字首次出现在《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也正是在这一年,王文银突然入榜福布斯富豪榜100第18名。也是在2013年前后,正威开始不断释放有意进行海外投资的消息,自此走上了海外“画饼”之路。2012年8月,正威宣称集团去非洲考察了三个国家六大矿山,其中刚果(金)铜矿四座,塞内加尔磷矿一座,加纳金矿一座,与国家总统部长级政要、政府部门、国家矿业公司、中资代表机构、外资项目公司召开了32次工作会议和座谈会。2014年7月,正威宣称与韩国SK电讯签署《战略合作谅解备录》,双方将在包括半导体制造、IC设计、软件及其他IT服务等信息及通讯技术产业领域研究探讨投资合作。2014年9月,王文银夫妇双双赴美进行商业访问,声称考察了蒙大拿州当地最大的矿业公司Still Water,并与其董事长就联合开展矿业投资事宜进行会谈。2015年9月,王文银再次访美,号称与美国本土企业通用钼业公司CEO Bruce Hansen、纽交所主席普尔普拉、赞比亚总统埃德加•伦古等多国政要进行了会谈,对接资源。不过,从后来正威公开的投资轨迹来看,除了美国通用钼矿项目有进一步发展,其余以“考察投资”为名画过的饼,最终都没有下文。时间来到2016年前后,正威集团有意发债。也正是在这一年,正威在官网中首次提出了集团坐拥10万亿矿产的说辞:“集团在全球拥有超过十平方公里的商业开发园区,一百平方公里工业开发园区,一千平方公里采矿区,一万平方公里矿区面积,十万平方公里探矿权面积,已探明矿产资源储量总价值逾10万亿元,已累积专利1000多项,今年将新增专利300多项”。不过,这10万亿矿产的真实性,至今一直备受质疑。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11月,来自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自然资源部成矿作用与资源评价重点实验室等的学者在《地质与勘探》上发表论文《中国海外权益铜矿分析》。该论文引用了标普全球市场财智统计称,截至2017年年底,中国海外权益铜矿项目约50个,权益铜矿储量为4441.8万吨,权益产量112.5万吨。然而,论文显示,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等是中国海外铜矿收购的“八大金刚”,但全文未提到过正威集团。对于外界质疑,正威旗下上市公司正威新材前董秘曹亚伟曾回应,基于所属国家特定的法律和监管环境,矿产资源没有必要生搬硬套地置备于正威集团名下。不过,他并未进一步透露铜矿的具体分布及所属公司。清流工作室注意到,目前,正威中文版官网已经删除了“10万亿铜矿”相关的说法,但英文版官网仍保留。也正是在2016年前后,正威开始密集释放要收购海外铜矿的消息。其中就包括前述王文银对接过的美国通用钼业公司——General Moly Inc。美国通用钼业公司是总部位于美国的钼矿开发、勘探和采矿公司,当时在纽交所和多伦多交易所同时上市,主要资产是持有内华达州的开发钼矿希望山项目(Mt. Hope Project)公司的大多数股份,该项目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品位最高的钼矿床之一。不过,这个项目的运营许可近几年一直存在法律争议,并且迟迟未取得用水许可证,因而处于搁置状态。2015年4月,正威宣布投资美国通用钼业公司。2015年11月,在修改了投资协议后,双方签订了正式的合同——第一期投资在2015年11月完毕,投资400万美元;第二期投资在2017年9月进行,投资600万美元;第三期投资1000万美元,以每股0.68美元价格换取公司股份,触发条件是法院对Mt. Hope 项目用水许可证的最终裁决结果以及钼达到一定的交易价格。与此同时,正威同意从中国⼀家或多家主要银行获取7亿美元的银行贷款,用于开发钼矿希望山项目。签了合同,也有投资进度表,但这个看上去似乎“靠谱”的投资,最终还是以正威单方面终止而告终。在第一期与第二期投资,正威都如约付款。然而到了2019年7月,等第三期投资条件触发时,正威却“反悔”了,理由是考虑到“未消除的重大不利影响”。最终,在失去正威这个最大股东的“输血”后,美国通用钼业公司宣布破产重组,并启动退市。美国通用钼业公司并非正威唯一一笔“爽约”过的海外矿产投资。2016年5月,新西兰小型矿业上市公司New Talisman Gold Mines(下称NTL)宣布,正威打算收购NTL的股份,双方自2015年11月会面后一直在谈判。次月,NTL透露,已经收到了正威签署的非约束性条款清单,条款清单建议正威收购 NTL约70%的控股权,并保证在3年内承保利润。然而,等到了2017年1月,NTL披露的一份公告却显示,双方虽然仍对合作感兴趣,但现阶段无法就估值和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达成协议。之后,正威与NTL的合作就再也没了下文。清流工作室注意到,正威目前唯一有迹可循的海外矿产,可能是今年5月才签订的合同。据国内相关报道,今年5月,正威与摩洛哥国家矿业和碳氢化合物管理总局(下称ONHYM)签订矿产合同。据悉,此次签约的铁矿是摩洛哥最大的铁矿,已探明储量8700万吨。这篇中文报道称,“正威和 Le Brillant Nador 联合体经过与来自美国、加拿大、印度、澳洲等多家知名公司的激烈竞争,最终胜出中标”。不过,清流工作室注意到,这个号称“经过与来自美国、加拿大、印度、澳洲等多家知名公司的激烈竞争”的摩洛哥最大铁矿项目,国外主流媒体却鲜有报道。与此同时,ONHYM也仅在社交媒体平台领英官宣了这一消息,官网上并没有进一步的宣传。境外版图虚实除了海外项目投资基本靠“画饼”,正威的境外公司版图也充满了悬疑色彩。正威官网介绍,其在海外设立亚洲、欧洲、美洲等国际总部。不过,清流工作室注意到,正威对于“国际总部”的说法,在不同时期、不同平台并不统一。根据正威官网历史快照,2016年,正威声称在“美国洛杉矶、欧洲日内瓦、亚洲新加坡等地设有国际区域总部”;2013年至2015年,正威官网介绍的“国际区域总部”则只包括欧洲日内瓦和亚洲新加坡。然而,王文银的高中——野寨中学官网在2013年发布的文章却指出,正威的“国际三总部”是欧洲(日内瓦)、美洲(纽约)、亚洲(香港);2015年,王文银接受专访的文章又出现了自相矛盾的说法:正威的“国际三总部”是欧洲(法兰克福)、美洲(纽约)、亚洲(香港)。清流工作室查询发现,王文银夫妇注册在境外的公司位于香港、瑞士日内瓦、新加坡,以及英国;此外,在美国加州距离洛杉矶几十公里的尔湾(Irvine),一家从事房地产和进出口业务的公司负责人JIEHONG LIU与王文银妻子刘结红同音,但无法证实是否为同一人。清流工作无法找到正威和王文银夫妇在洛杉矶、纽约、法兰克福作为显名股东、董事设立公司的痕迹。1999年,王文银在成立了香港携威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携威实业”),这不仅是王文银境内外最早成立的公司,也是他创业的起点。携威实业最初的股东除了王文银,还有Wang Ke Fei、Xia Zheng Hong等人。目前,携威实业间接由王文银,以及其兄长王文金共同持股。清流工作室查询显示,目前王文银在香港直接关联的公司有9家,刘结红则直接关联到两家公司。其中,王文银旗下成立于2021年的永恒石业股份有限公司,由离岸公司Amazing Stone Limited全资持股。此外,王文银最终控股的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亦持有香港上市公司星宇控股(2346.HK)26.8%的股份。不过,2021年6月王文银入主该上市公司,自2022年4月起星宇控股就停牌至今。10月27日,香港联交所已决定取消星宇控股上市地位,目前星宇控股正在申请复核。以香港为起点,王文银夫妇的境外公司逐步展开。2010年6月,一家名为Arc Resources Company Limited(2022年后改名为ACTE International Resources Company Limited)的香港公司成立,创办股东包括刘结红,以及一位名为Florent Stephan Schreiber的法国人——其登记地址则显示在瑞士。同样是在2010年,一篇网上发布的文章显示,正威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分公司(ARC资源公司)开张仪式。文章提到,ARC资源公司聘请了当地10名员工,均为资源交易行业的佼佼者。今后,公司的欧洲业务将主要集中于日内瓦。正威国际集团持有ARC资源公司90%的股份,其余10%由日内瓦高层管理员工持有。正威在日内瓦的分公司全称为Arc Resources Company SA,成立于2010年,股东就是同年成立于香港的Arc Resources Company Limited。目前,刘结红担任Arc Resources Company SA的总裁。根据日内瓦公司登记册,在Arc Resources Company SA的成员名单中,除了刘结红,还有Zhou Wang、审计机构BDO SA,以及一位名为Leveau Raphael的人士——其领英履历显示其目前就职于一家提供审计和信托业务的公司。十多年前就成立的ARC资源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呢?2017年,商务部官网曾列出Arc Resources Company SA的联系电话。不过,近日清流工作室拨打该电话时,已无法拨通。另一个第三方商业数据库显示的该公司电话,清流工作室多次拨打,则一直提示为通话状态。不过,清流工作室可查询到的海关记录显示,2020年至2022年,Arc Resources Company Limited曾多次从荷兰向中国出口阴极铜,收货人为同一家物流商——世天威物流(上海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有限公司。一个“ARC资源公司”——Arc Resources Company SA早年官网的历史网页快照看到,该网站除了显示该公司的英文,还有“上海亚炬资源有限公司”的中英文字样。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清流工作室此前在《中国铜王的惊险游戏:七千亿营收背后“空手套白狼”》的调查,上海亚炬资源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亚炬”)是正威系隐秘的关联方,曾参与正威“左手倒右手”的贸易游戏。例如,济南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从“正威系”山东正威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购入电解铜1.78亿元,转头又向两家公司上海泰智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泰智”)和上海亚炬分别销售1.33亿元及0.45亿元的电解铜,合计金额恰好也是1.78亿元。需要指出的是,上海泰智与上海亚炬同属“正威系”隐秘关联方。此外,清流工作室此前在《正威集团产业投资虚实:项目亏损、抽逃出资、地块闲置》中亦提到,潍坊城投从多家“正威系”公司采购超过7亿元电解铜,同时期又将2.3亿元电解铜销售给上海亚炬。与此同时,上海亚炬也是“正威系”大量内部应收账款融资的参与主体之一。比如,“正威系”子公司全威(上海)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就曾将上海亚炬的应收账款质押融资,合同金额为5千万元。不过,除此之外,网络上目前却暂没有关于Arc Resources Company SA进一步明显的商业痕迹。前述相关网站也已经打不开。2011年2月,王文银夫妇将境外公司版图拓展至新加坡,一家名为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的新加坡公司成立。不过,直到2014年,正威才高调向媒体宣布,已经在新加坡设立办事处。正威向媒体透露,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挖角了一批国际精英,包括嘉能可、渣打银行、路易达孚的前员工。据当年外媒报道,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在新加坡有30名员工,一年前只有一名。不过,相比较正威自身在国内宣称的巨大规模,这家新加坡公司的营收状况规模并不大。根据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向当地部门提交的财务报告,该公司最近三期的收入分别是141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03亿元)、1451.1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05亿元)和1354.7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9868.88万元);最近三期税后利润则是358.54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611.82万元)、317.53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313.07万元)和82.2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99.15万元)。根据清流工作室可查询到的海关记录,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有多笔出口镍和锌锭的海关纪录,出口地和进口地遍布不同国家。这与该公司官网提到的有色金属贸易业务是契合的。然而,虽然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能找到其金属贸易业务的运营痕迹,却无法关联到正威提到的海外矿业资产。在2015年的一次专访中,正威向媒体透露,新加坡办事处开设,旨在扩大金属交易并购买全球矿业资产。不过,清流工作室无法从公开渠道查到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有收购海外矿产的痕迹。与此同时,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登记册显示,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金属及金属矿(如钢管)批发,一般五金除外”,并没有囊括矿业开发并购业务。关于矿业资产等问题,清流工作室近日拨通了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的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提示发邮件联系相关负责人。清流工作室按要求向相关邮箱发送了邮件,截至发稿未获回复。清流工作室获悉,在新加坡,王文银夫妇还关联到一家名为Wen Way Investments的房地产公司,不过,颇为蹊跷的是,与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截然不同,正威单方面并没有做过多宣传。Wen Way Investments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正威集团的子公司,成立以来一直在东盟、美国和欧洲国家寻找良好回报率的地产投资机会。目前已经收购了一些优质高收益的商业地产,例如位于新加坡中心商业区The Sail @ Marina Bay的零售单元,以及商业中心Far East Plaza的商铺。除此之外,该公司还收购了新加坡房地产中介公司施诚地产的多数股份。此外,该公司官网历史快照显示,Wen Way Investments 截至2013年已在新加坡购买了价值约2亿美元的房产。根据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管理局信息,Wen Way Investments 目前由新加坡公司AMER INTERNATIONAL GROUP、刘结红以及两位自然人共同持股。其中,AMER INTERNATIONAL GROUP为大股东——该公司董事为刘结红,由离岸公司TONGHUI WORLDWIDE GROUP LIMITED全资持股。清流工作室注意到,Wen Way Investments 官网的联系电话,与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的联系电话一致。值得一提的是,Wen Way Investments 同时还持有两家子公司,分别是WEN WAY LAND 和WEN WAY PROPERTY CONSULTANTS。不过,从财务情况来看,Wen Way Investments 近几年经营情况并不好。该公司2019年全年、2020年至2021年中的税后利润均出现了亏损,分别是:989.54万美元(折合人民币7208万元)和474.2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455.22元)。2021年下半年到2022年下半年,该公司税后利润为4.7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4.4万元),才勉强止住了亏损。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正威此前在官网的说法,该公司在新加坡还拥有一个集成电路产业基地。然而,无论是Awin Resource International,还是与Wen Way Investments关联的几家新加坡公司,登记册中均没有涉及集成电路的业务,亦无法从公开渠道查询到与集成电路基地的联系。王文银夫妇隐藏的海外房地产投资版图,或者不止落于新加坡。在美国,一家名为E&W GLOBAL, LLC的房地产业务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位于加州尔湾。该公司的成员和“代理”显示是一位名为JIEHONG LIU的人士。不过,清流工作室无法进一步证实JIEHONG LIU是否为刘结红本人。清流工作室同时注意到,2007年,王文银夫妇还曾在英国注册了一家AWIN WIRE&CABLE LIMITED公司,自2010年后改名AWIN INTERNATIONAL LIMITED。目前该公司的用途尚不得而知。与此同时,正威曾经宣传过的法兰克福、纽约、洛杉矶总部,其“踪迹”仍是未解之谜。《“中国铜王”惊险游戏》系列之一:正威集团七千亿营收背后“空手套白狼”《“中国铜王”惊险游戏》系列之二:正威集团产业投资虚实:项目亏损、抽逃出资、地块闲置《“中国铜王”惊险游戏》系列之三:正威集团海外投资“谎言”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